赞助商链接

BBS北外星光站E区★学习讨论『 欧 洲 语 言 文 化 学 院 』 European → 请问保加利亚班具体在哪上课啊?
按此投放商业广告 新注册用户只可回帖

  共有3544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

主题:请问保加利亚班具体在哪上课啊?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bzhg7032
  1楼 个性首页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星云 贴子:204 积分:478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5-12-8 0:41:00
寄思??咪米香情怀(饮料是一种思念)  发贴心情 Post By:2017-3-15 9:42:00

“阿川??”

“哎??”

“回来喝浆子哩??”

四十年前,不管春夏秋冬,在台南的一个小山村里,每天傍晚时分都能听到这几声攸长的声音,不管这个时候的我正在做什么,比如甩泥炮、扯陀螺、玩方宝等,只要听到这个声音,对于我来说,犹如圣旨一下,然后赶紧搓搓手,整理整理衣服,在其他小朋友的那羡慕眼神的目送下,我最喜欢做的一个动作就是高抬我的下巴,30度斜角看着我的伙伴,轻哼一声算是告别,然后欢蹦乱跳地回家了,一进家门,摆在桌子边上的永远都不会缺一样我的最爱??米浆

那时候的我就感觉,这绝对是天底下美味之最,同时也是我最骄傲的地方,同一村子里的人,都知道我妈做的米浆是最好喝的,虽然基本上每个家庭主妇都会做,但并不是每一个家庭每天都能喝上,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得那么好喝。而我一下占据了令我的伙伴们最羡慕的两个条件:一是我家能每天都喝上,二是我妈做的米浆令全村的人都羡慕。

小时候的骄傲总能招来一些伙伴的不满,他们会让所有的小伙伴都离我远远的,在我最无助的时候,我妈总能给我出一些新招,比如中午让我去跟他们说:我妈说今天晚要请你们喝米浆,你们来吧。然后一整个下午,他们都会以我为中心,比如坐轿子我永远是皇上,我坐着,他们抬着,甩泥炮的时候,他们都让我拿的泥土最多等等,反正这个下午就将会是我最开心的下午,一直会持续到傍晚。一直到听到这个声音:

“阿川??”

“哎??”

“你们一起回来喝浆子哩??”

这个声音比发令还好使,大家这个时候连手也不搓了,衣服也不整理了,都是撒腿就跑,好像谁跑慢了就喝不上似的??当然,我妈这时候都是熬满满一锅,盛出来就放在家里的八仙桌上,喝完第一碗就开始自己盛了,就这样,到最后都能喝得锅里净光净。

每次大家喝完,我们的友谊都能持续一段时间,一直到我觉得我高他们一等,和他们告别又是高抬下巴30度斜角的时候,我妈总是能用米浆帮我续上这些友谊。

成年后,赶上大陆改革开放,我们不少年轻人都开始到大陆来淘金,我们一开始以台胞的身份得到很大的便利,在大陆开加工作坊,我们的产品销到全国各地,后来我们又同样以台胞的身份,在大陆设工厂、开公司,我们的产品销往世界各地。随着公司越做越大,我们的钱越赚越多。在好多大陆的朋友眼里,我就是成功的代表,我能赚上比他们更多的钱,我能开他们开不起的车,我能住上他们住不起的房子,当我这些朋友都在身边的时候,我也觉得我比他们成功,很是沾沾自喜。

但静下来的时候,我的脑海里总能出现这个声音:

“阿川??”

“哎??”

“回来喝浆子哩??”

有的时候在梦中,也总能出现这个情景,一些小孩在一起玩,夕阳西下,呼唤声一来,我又是高抬我的下巴30度斜角和朋友告别。

我知道,这是一种情思,昔日的伙伴能联系上的也少了,有些甚至定居在国外,当初那个村子再也不是那个村子了,现在已经是很多工厂的工业区了,那个米浆也不再是那个米浆了,随着我的年龄的增长,我***也开始显老了,熬米浆是个体力活,她也开始熬不动了。所以,我种思念,只能埋在我心灵的深处,每每想起那声呼唤的时候,都会对自己说:哎,好像这个声音就是昨天,但今天就已经老了。

2016年春天,在一个农产品交易会上,有幸认识中天宏科(北京)信息科技研究院的老总林先生,交谈中得知他是北京本地人,但是小时候也去过台湾,可能是有过一些差不多的经历,能让我们很愉快地交谈起来,我们谈到台湾的人文,台湾的地理,还有??台湾的米浆。他告诉我,他觉得台湾的米浆,是他一直以来都是觉得最好喝的,他身边也有不少台湾朋友,很多人也怀念那个味道,可是好多人都已经不会做了,或者做起来也麻烦,要不就是做出来的也不是当年的那个味了……

有一天,林先生打电话给我,说要见个面谈点事,我们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地点见面,见面后,林先生第一句话就是:阿川啊,你做工厂的,你有设备和技术,我做农业的,我有场地和原材料,我们能不能合作来做做当年台湾的米浆

当时,我愣了有一分钟,是啊,我只怀念了米浆,怀念了阿母,可曾什么时候想过做点什么呢?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看到林先生那真诚的笑脸,这个时候不用言语的交谈,我们都知道了对方的想法,当我们握手的时候,我知道,我的追求开始了。

有现成的实验室,有现成的工作团队,工作就好开展了,我们用了国内名誉度最高的五常稻花香糙米为主原材料,经过我们三个月的时间,以及团队近200次的试验,终于,我尝到了久违的米浆滋味,产品一出来的时候我看见了林先生那犹如孩子般的笑容。我邀请了我周边所有的台湾朋友来品尝,大家都拍手称赞,说这个味道,已经好几十年没有尝过了。

有了朋友的肯定,我们更加有劲头了,林先生说,我们终于做出来米浆了,但是时代也变了,我们不光追求那个味道,能不能加上健康元素?比如??防癌,美容等。

我们开始往工艺上去思考,然后加入硒、花青素、维生素C、维生素E,一个月后,我们的产线上的样品终于出来了,这次,我们不只是邀请了我的那些台湾朋友,我们还邀请了我们在北京的朋友,在上海的朋友,在广州的朋友,同时,我还邮寄了一部分给我家乡的朋友,大家无一不对米浆称赞,在大家的赞美声中,我骄傲了,我觉得,我应该感到骄傲。因为,我帮我们这一代的台湾人,圆了他们的米浆梦,圆了他们几十年的米浆梦。

产品的工艺出来了,配方出来了,朋友们帮我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:咪米香,我感觉特别好听。就这样,我们定好了两个方向,一个是防癌产品,叫暄苒智农咪米香富硒米露,里面含有丰富的硒元素;一个是美容产品,叫暄苒智农咪米香米露蓝莓,含有花青素,维生素C、E等,我们找了河北一个有资质的最好的工厂来生产,所有的步骤都进行得很顺利,咪米香,将要起航了!

感谢林先生,感谢我的那些朋友们,感谢咪米香,我的思念中,离不开你们!